YBBET电竞-华师一教授团队养十万只“小强” 发现断肢再生奥秘

断了腿,很快就能长出来;断了头,能继续活好几天……这就是每家每户人人喊打的蟑螂。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昆虫科学与技术研究所,养着种类不同的数十万只蟑螂。女研究生对它们一点也不害怕,甚至还称“可爱”。

已被人们称为“小强”的蟑螂,实在不怎么讨人喜欢,但华师的李胜教授团队却在他的实验室里养了数十万只,对它们进行深入研究。

浙江在线日讯(浙江在线编辑 金英磊)蟑螂因生命力顽强,又被称为“小强”,不少人避之唯恐不及。但华南师范大学昆虫科学与技术研究所所长李胜教授却在实验室建起“蟑螂屋”,养殖数万只“小强”,意图借此找到用于人类创伤修复的良方。

李胜团队与中科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詹帅等合作,在基因组和功能基因组水平上诠释了美洲大蠊(蟑螂的一种)的发育可塑性。3月20日,李胜教授团队在Nature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重要研究成果,并被作为同期Research Highlight重点推出。在这篇论文中,他们解释了有着超强适应和生存能力的蟑螂为何会被称为“小强”,他们还确认了蟑螂的“断肢再生”能力,认为这与生物的损伤机理有共生性,如果能通过合成等方式,很可能用于人类创伤修复。

广东地处亚热带,常年多雨炎热潮湿,无论在床板下面还是在衣柜橱窗里,或是洗手台下水道里,总有蟑螂的身影出现。

2016年6月,李胜作为学校引进的长江学者,全职到华南师大生命科学学院工作,“每回一去厕所就有好几只大蟑螂飞到身上来,感到很恶心。但这种烦人的害虫却带给我要研究它的灵感。我想关于蚊子的研究常有耳闻,而对于蟑螂的研究却少见。”

李胜和团队研究员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将蟑螂作为实验室的主要研究对象。为此他们专门搭建了蟑螂屋,这间二十余平方米的小屋子内摆着许多铁架子,上面放置着很多塑料收纳箱,在箱子中统一摆放着纸浆鸡蛋托盘,培养着数万只品种不同、大小不一的蟑螂,而鸡蛋托盘的一个个凹陷处成了蟑螂平日喜欢躲藏的地方。

这些蟑螂主要有德国小镰、美洲大蠊、杜比亚蟑螂等。女研究生对它们一点也不害怕,甚至还称“可爱”。

“你看,长得多漂亮!真是漂亮。”李胜教授取下一个大盒子,翻开硬纸壳,里面密密麻麻地爬满杜比亚蟑螂,这让人想起电影《木乃伊》里那爬满老鼠和蝗虫的镜头,但这些是李胜教授所称的“宝贝”。

“阴暗潮湿温热的避光环境更加适合蟑螂的繁殖和生长,所以我们用很厚实的窗帘遮光,将屋子里的温度保持在30度,湿度则为60%-70%。用喂老鼠的饲料来喂养它们,这样蟑螂繁殖生长的很快。一只性成熟的成虫每隔3-4天便可进行一次产卵,一次产卵16颗,很快长成幼虫。”李胜介绍。

研究团队从最早的四个人,一路壮大到三十多人,可谓人才济济。李胜教授团队希望能借助昆虫的再生原理,为人类提供帮助,更希望能发掘和利用蟑螂的活性成分,转害为利,变废为宝。

都二霞副教授是留美多年的硕士生导师,她捉了几只“小强”放进干冰里,不耐寒的它很快就一动不动。躺在“手术台”上的小强,被切去半个肚子后还相当活跃,从高倍显微镜下观察,它的雌性黏液腺简直就像是“方便面”。他们还把雄性附性腺戏称为“乌冬面”,还将刚羽化的美洲大蠊比喻为“出浴美女”。研究人员为令人反感的蟑螂起性感的名字,把看似枯燥无味的科研进行形象化讨论,使实验室里常常充满欢声笑语。一位体贴入微为蟑螂改善居住环境的帅小伙,还被小伙伴们授予“蟑螂小王子”的荣誉称号。

在研究过程中,李胜和他的团队发现,如果将蟑螂的头摘掉,它的身子还能活动五六天;如果将腿或者触角剪掉,它几天之内就能长出来,蜕皮之后几乎完好如初。经过进一步调研,李胜找出了其中的奥秘:原来这是蟑螂断肢再生过程中,Dpp(生物皮肤的生长因子)通路对其伤口愈合和组织再生起到了关键作用。

受到蟑螂“断肢再生”的启发,李胜带领团队也在积极将美洲大蠊的乙醇提取液应用到生物医学领域,目前市面上用于治愈伤口和促进组织再生的处方药“康复新液”正是这一方面的成果。如何将这一应用推广到口腔溃疡、胃溃疡甚至抗氧化、抗肿瘤等方面仍将是他们团队接下来研究的目标之一。

“除了从蟑螂身上获得乙醇提取液,也可以将其风干碾磨成粉做成中药,有很好的清热解毒之功效。”李胜说道,这些研究得到了肇庆市政府和一些药业集团的重点关注,相关的校地和校企合作洽谈已进入实质建设阶段,他们做完研究的蟑螂有很大一部分已被送往药企制作成相关药剂。

据李胜透露,目前国内医药市场对于蟑螂的需求多达50亿只,而实际收到的却只有十多亿只,“市场缺口很大,这也催生了华南地区的人工养殖蟑螂产业在不断扩大规模。”

一方面蟑螂有药用价值,规模养殖在不断扩大。另一方面,蟑螂也在困扰着居民生活,而如何灭掉打不死赶不尽的“小强”,成为摆在华南地区居民面前的一道难题。

对此,李胜也有所研究。他告诉记者,蟑螂虽然不会像老鼠、蚊子那样大规模传播疾病疫情,但却如同苍蝇一样无处不在,令人讨厌。

“蟑螂喜欢在屋子里到处爬,尤其对于糕点、糖果、饭菜等食物很感兴趣,它们爬过后留下的唾液、尿酸等,让人觉得很恶心,不得不将食物扔了。”李胜说道。

据李胜介绍,在他所接触过的人群里,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对蟑螂过敏,具体表现在接触过蟑螂后感到恶心、食欲不振,或者皮肤起红疹子。

那么,打不死的“小强”究竟该如何防控呢?在李胜看来,蟑螂什么都能吃,万一吃了有毒的物质还能通过自身复杂的解毒酶系统进行解毒,这就是为什么蟑螂对杀虫剂有耐药性。

此外,蟑螂在脏乱差的环境中活动,却对病原微生物有很强的天然免疫机制,因此生命力非常顽强。

李胜认为,以家庭为单位“单兵作战”效果甚微,很有可能“今天灭了明天再来”。他呼吁全社会建立一个高效的害虫防治系统,这也是他作为广东省政协委员,在今年1月的该省两会上所做的提案建议。

“政府、科研单位和社区家庭要结合起来,采用安全绿色的调控剂,利用化学气味诱捕蟑螂,并制作粘板和诱捕器,进行统一防治。”李胜说。

据悉,蟑螂还是我国的一味传统中药料,其活性成分提取物在临床上的应用已30余年,同时,蟑螂还是不完全变态模式昆虫的理想材料。目前,李胜实验室分别以衣鱼、美洲大蠊、果蝇作为不变态、不完全变态、完全变态的代表昆虫研究变态发育的演化规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eta2d.com/,杜比亚蟑螂